中央歌剧院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2625号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朝外东中街115号   联系电话:010-65514787  010-65535582  传真:010-65535572

乐评 | 以音乐纪念德沃夏克

分类:
演出报道
作者:
张听雨
来源:
宣传中心
2024-05-129 02:26
浏览量:
评论:
【摘要】:
以音乐纪念德沃夏克

以音乐纪念德沃夏克

乐评人:张听雨

       在5月5日的音乐会上,杨洋指挥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呈现了一场令人难忘的音乐盛宴,以纪念捷克作曲家安东尼·德沃夏克逝世120周年。而不到一周前的5月1日,正是德沃夏克去世的日子。

 

 

 

        音乐会在德沃夏克的《e小调斯拉夫舞曲》作品72号第二首中拉开了序幕。这部速度作品充满了浓郁的东欧风情,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以一种极为浓郁的音色在浅吟低唱间表现出了民族主义音乐中唯美的一面。

 

        接下来的鲁莎尔卡的咏叹调“月亮颂”是选自歌剧《水仙女》的经典段落。女高音郝菲的音色明亮而坚实,演唱的声音充满了悲壮和浪漫的情感,以细腻的演奏技巧和卓越的表现力将水仙女的音乐情感完美地传达给观众。

        随后,小提琴家刘云志登台演奏莫扎特的《A大调第五小提琴协奏曲》。第一乐章以爽朗的快板形式展开,刘云志有着严谨的古典音乐修养,这显然和他多年的乐队经验是分不开的,这个乐章开始的小心翼翼与其后的恢弘大气很好地形成了对比。第二乐章的慢板则展现了独奏家温柔细腻的演奏风格,他的音色让人想到黄金时代那些黑胶老唱片的温暖深厚的声音。最后,第三乐章的回旋曲,小步舞曲以其富有幽默感的节奏与那些颇具民间风格的弓杆击弦将音乐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值得指出的是,选择“莫五”演出是很有意思的。德沃夏克的音乐富于民族气息,而“莫五”亦是受到民间音乐风格的影响,关于第三乐章舞曲的中间还夹了一段半音阶级进和渐强效果的音乐,这些都非常新颖、奇特,具有很大的魅力。爱因斯坦把这段音乐称之谓“幽默的土耳其音调”,而且认为这是莫扎特从他自己在1773年写的芭蕾舞剧《隐蔽的土耳其旧房》 (Le gelosiedel serraglio)的音乐中借来的。而埃里克·布勒默(Eric Blom)则认为这是一种“海顿熟悉而莫扎特很陌生的匈牙利吉卜赛音乐”。返场中,拉赫玛尼诺夫的《练声曲》则传递出绵绵不绝的思念。

 

        而关于下半场的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此次节目单上写的作品标题是“自新世界”,而非我们常见的“自新大陆”。《第九交响曲》在中国一直通行着两个副题,一个是根据原文译出的“自新世界”,另一个是含糊其辞的“自新大陆”,这是由于历史原因造成的。五十年代初,世界和平理事会提出纪念世界文化名人,德沃夏克是其中之一。中国响应号召,决定演出德沃夏克的《第九交响曲》。当时中国志愿军正在朝鲜战场上与美军作战,美国被当做世界人民的头号敌人。解放初期人们常用“新社会”、“旧社会”、“新世界”、“旧世界”来作今昔对比。当此之时演出《第九交响曲》,副题的“新世界”很有美化敌人之嫌,主事者便搞了个文字游戏,换成了“新大陆”,从那以后,“新大陆交响曲”这个名称便在中国流传下来。而此次使用“自新世界”为副题,亦可谓正本清源。



       这首交响曲在业界是公认的较为通俗易懂的,而将这种作品放到正式交响音乐会中,则需要高而新的演绎——要求是高的,而标准却经常是新的。别看“德九”是所谓“大俗曲目”,但实在不好演出彩。在杨洋如金刚杵的棒下,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像一块琥珀,既有沉厚的声音,又有着清晰的纹理。
 

 

 

        如果说这场音乐会的意义在于纪念,那么可以说当晚的演绎也有着一些纪念的气质,杨洋与乐团整体呈现出了一版气息深厚悠远的“德九”。第一乐章的柔板——快板部分展现了德沃夏克独特的创作风格,乐团演奏出了悠扬的旋律和饱满的情感。引子被杨洋处理地沉稳之至,他以方正的八拍赋予全曲苍茫的基调。值得注意的是,圆号以沉着的三十二分音符吹出富有召唤性的号角,而有的演出有的版本是六十四分音符,这种偏向沉稳的处理亦是全曲的演绎底色。
 

 

        第二乐章是宽广绵长的,广板开篇沉绵的和弦如远方的汽笛,杨洋特意弱化了定音鼓的重音,并且在英国管充满充满思念感独奏“念故乡”的旋律时将弦乐调配地与英国管水乳交融。

       第三乐章的谐谑曲活泼充满幽默感,乐曲中充满了欢快而活泼的气息,让人感受到了德沃夏克对生活的热爱和乐观态度。这一乐章是最难指挥和演奏的,而当晚准确的演绎可以听出乐团的实力与素质。最后,第四乐章的火热的快板,乐团以激情四溢的旋律和强烈的节奏展现了德沃夏克的音乐才华,杨洋在主题转调再现时的渐慢处理与副部主题的沉着令我印象深刻。尽管木管在衔接处略有失误,但整体的呈现是瑕不掩瑜的。
 

        整场音乐会,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展现了高超的演奏技巧和卓越的音乐表现力,杨洋指挥以其精准的指挥和对音乐的深入理解,将德沃夏克的音乐情感传达给了每一位观众。在返场的《斯拉夫舞曲》中,听众继续沉浸在德沃夏克的狂喜之舞中。音乐会结束,观众的热情让人们看到他们对音乐会的满意程度与对德沃夏克音乐的热爱,我甚至还看到一位观众特意制作了和这场音乐会相关的德沃夏克主题周边,这显然也得益于这些年中央歌剧院纪念作曲家系列音乐会的成效。

 

 

 

 

 

 

 

关键词: